古诗中的荔枝

荔枝自古都是珍贵的水果,果实红艳艳的,果肉晶莹似玉,莹如白雪,吃起来甘甜爽口,吃过,连手上也留有一股淡淡的香味。
合江带绿荔枝

广东人有句话“一啖荔枝三把火”,荔枝吃多了容易上火,荔枝跟榴莲、芒果、龙眼、柑橘等水果一样,容易上火,轻则会喉咙不适、疼痛、烂嘴巴或流鼻血;重则会引起人体代谢紊乱。

荔枝古称“离枝”,离枝这名字真是形象的,离开枝条,就要腐坏的意思。典出《文选·司马相如》:“隐夫薁棣,答沓离支。”李善注引晋灼曰:“离支,大如鸡子,皮麄,剥去皮,肌如鸡子中黄,味甘多酢少。”正如白居易在为画工所绘荔枝图写《荔枝图序》时这样描绘荔枝:“若离本枝,一日而色变,二日而香变,三日而味变,四五日外,色香味尽去矣。”看来荔枝有点像女人,红颜易逝,虽然色泽艳丽,但不用多久就会香消玉殒。荔枝好吃,却难以保鲜。

但据蔡襄的《荔枝谱》记载,在竹林里砍下一棵大竹子,凿开一个洞做成竹筒,把鲜红色的荔枝放在水分充足的竹筒里头,然后用泥或蜡密封。这样一来,荔枝能保藏到次年的冬天,依然保持着新鲜和美味。

荔枝,最早记载的典籍,是西汉司马相如的《上林赋》:“睐离支,罗乎后宫,列乎北国。”刘邦称皇帝时就曾收到南海尉赵佗从岭南进贡的荔枝,从此荔枝成了贡品。东汉文学家王逸称荔枝“卓绝类而无俦,超众果而独贵”。唐代名宰相张九龄赞荔枝“味特甘滋,百果之中,无一可比”。

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,唐代诗人杜牧这著名的一句,使得荔枝在历史上拥有特殊的地位。据说从岭南将荔枝送到长安,为了保存荔枝的色香味,就把整棵荔枝树砍掉然后用驿站的快马加急传送,从岭南一路昼夜不歇,到长安不知要累坏多少匹马?这也是荔枝“妃子笑”名字的由来。具体是合江荔枝还是岭南荔枝,大家都有各自的说法,我相信是合江荔枝,毕竟近距离,杨贵妃是蜀地之人。

吃荔枝,自然会想到杨贵妃,可以说,杨贵妃嗜好荔枝是与生俱来的。在唐代李肇撰写的《唐国史补》一书中,有这样的记载:“杨贵妃生于蜀,好食荔枝。”可见杨贵妃从小就与荔枝结下不解之缘。

有书记载“清宫吃荔枝”是说皇帝吃荔枝时,赏予阿哥与公主,一次只赏一两颗,明确记载标注“绝没有超过三颗的时候”。皇子公主,仅仅只能尝个一两颗,可见荔枝在清代之珍贵。

苏轼初尝荔枝时,甜汁沁脾,大为赞叹,“罗浮山下四时春,芦橘杨梅次第新。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”苏轼有不少诗细致地描写过荔枝,他被贬谪惠州后,每日徜徉于岭南的风景里,便与荔枝结下不解之缘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33-9829-7830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5518501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